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独臂教师十项全能

一名独臂教师坚守讲台24年 是学生心中的“十项全能”

缺少了一只手的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送走毕业生了。从村小到新登镇松溪小学,他在自己的家乡做了24年的代课老师,以教室为船,以独臂为桨,在岁月长河中,摆渡着一批又一批学生。在学生心目中,他是“十项全能”。
来源 钱江晚报
2018-04-16 11:12

用虎口和手掌握住相机,食指和大拇指夹住镜头的同时调节焦距,再用中指按下快门……依靠着独臂摄影的绝技,徐陆军为杭州富阳松溪小学的学生们拍下了数千张照片。

再过两个月,六年级二班的39位学生就要毕业了,作为班主任的徐陆军正在为他们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我打算把这些照片做成PPT,在毕业典礼上送给孩子们,让他们看到自己6年来的变化与成长。”

缺少了一只手的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送走毕业生了。从村小到新登镇松溪小学,他在自己的家乡做了24年的代课老师,以教室为船,以独臂为桨,在岁月长河中,摆渡着一批又一批学生。在学生心目中,他是“十项全能”。

是他与命运抗争的契机

今年48岁的徐陆军是富阳新登镇清泉村人。1987年,17岁的徐陆军在村里的砖瓦厂工作,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永远失去了右手——调试机器时,他的手被卷了进去,导致右手高位截肢。

灾难的重击,将他带入了人生的一段迷茫期。以前习惯了用右手,一下子换到左手,各种不适应、不协调随之而来,“一开始,拿筷子吃饭都很困难,更别说握笔写字,后来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才熟练。”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家里休养,因为空闲时间多,也读了很多书。”徐陆军回忆说,那段时间自己读了七八百本书,印象最深刻的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可能因为命运有点相似,很有共鸣,这篇文章很打动我,也对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对命运的残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1994年上半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徐陆军进入昌东完全小学,成为一名代课老师。这是他教师生涯的开端,也是走出伤残阴影、与命运抗争的契机。

“起初教语文,后来因为学校的需要,改为科学和数学。”带着初为人师的喜悦,徐陆军努力克服工作中的各种困难,“尤其是几何作图的时候不太方便,需要孩子们帮忙。”他逐渐爱上了这份职业。

他是大家喜欢的阿陆老师

2012年,昌东完全小学被撤并入松溪小学,徐陆军也转入松溪小学担任数学代课教师。如今,他是六年级二班的班主任,班上39个学生一大半都是他从一年级带到现在的。

在学校里,大家喜欢亲切地称呼他为“阿陆老师”。提起他,从教师到校长都赞不绝口,“他几乎以校为家,和孩子们的关系也特别好。”六年级三班的金老师告诉记者,徐陆军每天最早到学校,周末也经常来加班。

每天早上7点钟,徐陆军的身影会准时出现在校园里,六年级二班的学生陆续而至,他便带着孩子们一起锻炼身体。“从一年级开始,我就要求班上的孩子们每天早上跑三圈,跳绳500下,他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徐陆军有些自豪地说。

在松溪小学校长袁立成眼里,阿陆老师不仅勤奋,教学成绩好,对待学生更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学生们都很喜欢他,有什么心里话也都愿意告诉他。”

“课上是师生,课下是朋友”,徐陆军说,学生们可能是被自己的“孩子气”征服的。

六年级二班教室内外的墙上,你能看到不少孩子们的精彩照片,有他们在运动会上的英姿,有他们在窗边翘首企盼的背影,也有他们在户外踏青赏春的笑脸……“班上学生的照片,我已经拍了几千张。”徐陆军说。

将拓展课上得丰富有趣

阿陆老师不仅摄影好,象棋也很厉害。

2012年,徐陆军创办了一个象棋社团,从无到有,社团现在已经有35名学生,在各类比赛中榜上有名。去年6月,在富阳区青少年儿童三棋赛上,这个乡村小学一举夺得象棋第二名。

荣誉的背后,是阿陆老师日复一日地坚持。“每周只有一节拓展课,但下象棋需要有长期的练习,他就利用每天的午休时间指导孩子们下棋。”松溪小学副校长周立军告诉记者。

或许是因为书籍对他产生过深刻影响,徐陆军一直保留着爱读书的习惯,并孜孜不倦带着孩子们一起读书。他在班里开设了图书角,自费为孩子们买书,从儿童文学、名著缩写版到历史、科普书,时不时更新,并向孩子们推荐读物。在徐陆军的影响下,每天的早自习都成为了六年级二班孩子们的课外阅读时间。在学生眼里,徐陆军还是半个植物专家。课余时间,他带着学生们一起种花。前几天,他还带着三四名学生完成人工授粉,尝试杂交出新品种。

学校走廊里和花坛周边摆满了他们的成果——有一两百盆兰花和四五百盆多肉植物,这些花盆里立着一张张标明植物名称的标签。“这些标签都是学生帮忙写上的,现在,这里大部分植物学生都能认出名字来。”徐陆军说。

责任编辑 | 王语嫣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