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极限运动危险动作

极限运动网络主播述行业内情 有些平台对危险动作并不审核

金明还告诉记者,在之前的网络平台做直播时,他的粉丝数量不多,对危险动作也没有审核。
来源 法制日报
2017-12-20 10:03

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永宁坠亡,根据警方通报,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坠亡,排除他杀。


吴永宁的坠亡引发了人们对拍摄极限运动视频的思考,《法制日报》记者也对此现象进行了调查。

有的网络平台不审核危险动作

记者通过某知名直播平台联系上一名粉丝量过万的极限运动主播金明(化名),他从事的极限运动是跑酷。

跑酷是一项风险较大的极限运动,网络上曾流传一张国外跑酷“牛人”的死亡表。国内媒体也曾报道过,某大学生热爱跑酷,练后空翻时头部着地意外身亡

“最初看到跑酷就是感觉很独特,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现在也非常喜欢这项运动,我也非常喜欢教别人,教会他人跑酷我有成就感。我觉得这项运动还需要推广,我现在非常喜欢向别人介绍这项运动,这种运动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金明说。

金明的直播账户粉丝数量过万,他是如何做到的?

“接触直播平台还是我的学员让我玩的,只是作为娱乐,并没有什么商业合作,不知不觉玩了两年。最初不是为了直播,我拍出来的东西发到网上后,有很多人喜欢。慢慢的,我就认真拍东西给大家看,又变着花样给大家拍着玩,不知不觉粉丝就涨了上来。我不担心掉粉也不迷恋涨粉。除了在现在这个平台上直播,之前也通过朋友介绍在其他平台上做直播,并与平台方签约,签约后会有固定的工资,一个月4000元人民币,但是需要一个月直播80个小时,而且每天还设置了固定的直播时间,有很多限制条件。”金明说

金明还告诉记者,在之前的网络平台做直播时,他的粉丝数量不多,对危险动作也没有审核。

“跑酷时直播,会分心导致练不好、播不好。我个人觉得,直播极限运动不怎么吃香,喜欢看的人不多。尽管目前极限运动直播市场不好,但是从事这样运动的人还是喜欢把最精彩的地方录制出来给大家看。极限运动直播过程中不可能一直保持比较好的状态,一旦过于分心直播,运动过程中身体会受影响,而且也会有安全风险。”金明说。

另据金明介绍,他的跑酷团队还会通过商演、拍广告、拍MV等方式赚钱。价格方面主要会根据商家需要的跑酷人数、技术动作难度、时长、是否使用道具等具体因素决定。

粉丝观看视频觉得刺激

为了进一步了解极限运动直播的现状,记者与金明做直播的网络平台取得了联系。

记者询问直播平台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在该平台进行极限运动直播?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该平台对极限运动的审核比较严格,最好不要上传比较危险的动作,因为该平台有部分受众是未成年人,上传危险动作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影响。

极限运动主播如何在该平台上盈利?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平台与主播的收益是五五分成,一般粉丝会在平台上先充值购买虚拟货币,用于购买平台内的付费服务。充值比例为1元等同10个虚拟货币。假设粉丝打赏给主播100个虚拟货币,主播最终会得到50个虚拟货币,剩下50个虚拟货币自动划给平台。除此之外,平台只会审查主播资格,通过后即可利用权限进行直播,平台不会与主播签约。

在该平台上直播极限运动需要注意什么?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平台法律声明中有提到,可以进行仔细阅读。

记者注意到,该平台法律声明内容较多,其中没有特别提到极限运动,具体内容包括,用户不得利用公司提供的技术或服务上传、下载、发送或传播敏感信息和违反国家法律制度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下列信息: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有可能涉及版权纠纷的非本人作品;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的李澄是极限运动直播的粉丝,他在谈到自己喜欢看极限运动直播的原因时说,“因为这类运动很刺激,我自己就是学校篮球队的,对运动类的直播关注就比较多一些”。

“我看极限运动直播会选择一些相对比较安全的项目,比如攀岩。跑酷运动比较危险,不是专业的根本就做不了一些动作。”李澄说。

在谈及极限运动直播过程中的安全风险时,金明说,“我直播跑酷很少做一些突破性、危险性的动作,主要是想一些创意。直播时,我就把手机放在一旁,我练我的,中途与粉丝进行简短的互动。最多就是发一些自己的训练视频,不会为了吸粉牺牲自己的身体”。

责任编辑 | 万英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