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光伏民生工程今“伤民” 谁之过?谁埋单?

来源
2017-12-07 00:27
“扶真贫、真扶贫、脱真贫、真脱贫,要下狠功夫”。
在10月18日人民大会堂召开党的十九大开幕式上,在10月17日国家第四个扶贫日到来的讲话中,在2017年6月23日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一定要攻克坚中之坚、解决难中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均无一例外的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着重强调的首要任务。
“到2020年,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这句写入党和国家行动纲领的铿锵之音庄严而又神圣,彰显党和国家对天下民生的重视,凸显深入推进精准脱贫刻不容缓,时不容待。
脱贫任重电力先行
时紧而任重,更当攻守有道,稳扎稳打。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保证圆满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稳步推进、落实党和国家电力先行的指导方针必不可缺。作为现代文明的重要标志,保障社会经济运先的最基本要素,关系天下民生的基本保障,电力建设和电力供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事实上,党中央和国务院早在制订“十二五”规划之时,就把全面解决新疆、四川、西藏、青海、甘肃和内蒙古等地区无电人口用电问题摆在头等大事来狠抓。
为此,2013年,国家能源局制订颁布了《全面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三年行动计划(2013-2015)》,安排国家电网、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电、国电集团、中广核、中节能、中兴能源等企业全面落实推进。时至今日,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已完成了对上述地区273万无电人口的电力全覆盖。
“十二五”过去了2年,273万无电人口都用上电了吗?这些偏远地区的电力供应到底怎么样?
冕宁无电
脱贫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对深处贫困地区,已解决无电问题,但电力供应得不到保障,生活、生产不时受到无电困扰的一些村民来说,可能会更为贴切。
据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健美乡洛居村民向笔者爆料,他所在的村2014年通上了电,最初供电还算稳定,现如今却是全天大部分时间处于停电状态,每天仅供电2小时左右,已严重影响了村民日常生产生活。
为什么每天只供电2小时左右?是输配电系统供电不稳定,还是另有隐情?
苦甲天下
为此,笔者深入一线,对冕宁县健美乡进行了实地探访。
笔者发现,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健美乡地理条件十分恶劣,直到今年3月份才通上公路。在此之前,横跨两座高山之间,由钢丝绳和木板搭成的吊桥,是健美乡通往外界唯一一条“生命线”。其桥面可容2-3人并身而过,数十米高的桥下是雅砻江的滔滔碧波和嶙峋的乱石。
\
(2017年3月,健美乡才通上公路,这是乡民此前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吊桥原铺有木板,现已拆除。)
据健美乡乡长介绍,因很多村落深处崇山峻岭之中,以前外面运来的物资通过吊桥后,主要靠马驮人扛运到山上,当地的货物流通既不便也不畅,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我在这个地方工作了20多年,回想当年初中上学的时候,要走两天山路才能到校。”对于公路开通,他忆苦思甜道。
从无电到有电
对健美乡的人来说,不止公路交通,电力能源同样是“高”不可攀的“奢侈品”。
笔者搜索资料发现,在国家脱贫攻坚重点——“三州三区”之中,凉山彝族自治州赫然在列。资料还显示,冕宁县和以“悬崖村”而知名的昭觉县,均处于国家能源局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规划之内。
\
(建在健美乡山上的光伏电站,因村庄人口少,地理位置偏远,架设供电线路成本高等诸多原因,离网电站成为当地供电主要来源)
按照国家能源局制订的电力规划,对于“三州三区”等地理条件差、自然环境恶劣的偏远地区,以电网延伸和建设离网光伏电站的方式来供电,一方面搭建供电线路扩大电力覆盖范围,另一方面发挥光伏电站灵活供电、可持续等特性,填补电网延伸因成本高和地理位置偏等因素留下的死角。
从有电再到无电
现在,“悬崖村”的供电问题已得到有效解决,洛居村的供电问题却不甚乐观。
据笔者同期走访调查,本名为阿土列尔村的“悬崖村”因《悬崖上的村庄》系列报道而为外界所熟知,并以其民生多艰而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牵挂、惦念。
如今,“悬崖村”昔日易折断、易脱落的藤梯换成了牢固、坚实、耐用的钢梯,2015年村里通上了电,村民购置了超薄液晶电视,农闲时也能看看电视剧,收看十九大开幕式等,生活日益多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同样苦甲天下的洛居村等村庄却为严重的电力供应不足大为头疼。
\
(“悬崖村”72段藤梯已换成钢梯,看上去更加牢固、安全,落差达800米的悬崖,仍让普通行人爬山时小心翼翼,下山时胆颤心惊。)
\
(悬崖村”的钢梯,笔者下山时所摄,坡度几乎与地面垂直,险绝程度可见一斑。)
经常断电,意味着停电时照明只能点蜡烛、油灯,光线昏暗无比;经常断电,当地种植的果树,春夏之时浇水只能用人力,秋天收获时做果品深加工,无法开动机器;供电不足,当地的移动通信基站也因此运转不灵,与外界的通信极为不畅……
“没电的时候,我们大人还会尽力适应,可孩子就不一样了。以前看到8岁的女儿在明亮的灯光下刻苦学习,认真读书,一家人的心情都是明快的。现在因为经常断电,女儿大部分时间要在烛光下看书写作业,要把身体和头压很低,才能看清。我很担心再这样下去,她的视力也会跟着降下来。”一位村民吐露了经常断电带来的苦闷。
“每当女儿问,家里什么时候能晚上都能有电啊,我的心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一样沉重。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复她,过些天就会好了,过些天就会好了……。”说到此处,这位性格的耿直的汉子低下了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断电隐情深
为什么经常停电?问到这个话题,健美乡村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村民倾诉,据以前来负责维修的光伏公司解释,以前电站运维主要由政府协调承建单位先行垫资维护,但后期扶贫运维资金迟迟不到位,导致人员、后勤保障因资金紧张而跟不上去。
一位光伏运维人士表示,光照时间不够,用户未按要求使用,造成蓄电池严重亏损,还有维护难度大、成本高等问题是光伏发电面临的几大主要问题。
“蓄电池老化,储能能力大幅衰减,供电能力大打折扣。项目承建单位无论是更换新电池,还是进行运维,都受到了资金紧张的掣肘,诸此问题久拖不决使得当地的供电问题进一步恶化。”就洛居村断电问题,该光伏运维人士进一步分析道。
欠补问题大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有资深光伏人士一针见血的指出,换位思考,站在我们企业生存发展的角度来看,谁都不会眼看垫付资金的窟窿越填越大,自己给自己挖的坑越陷越深而不顾。我们企业给村民建电站,让村民用上电,本是善善之举。因为补贴长期不到位,运维出现“断档”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事实上,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发展,资金补贴缺口不断扩大,欠补问题越来越多,一直是把上悬的“达摩利斯之剑”,威胁着电力供应安全,以及民生工程的正常运转。
据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处长支玉强此前介绍,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资金缺口达到550亿元,至2016年底预计突破600亿元。
按照当前的补贴制度测算,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任冬民预计,到2020年我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将达到2000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以当前的补贴缺口来推算,像健美乡洛居村这样因欠补而出现断电的例子,在冕宁县并不是个例、孤案,放置全国范围内或亦为皆准。经了解,同属冕宁县的新兴乡也存在类似问题。
“新疆、西藏、甘肃、青海和内蒙古等地区,因电力线路铺设成本高,只能建光伏电站做调剂的偏远乡村,是不是也存在类似健美乡洛居村因欠补等诸多问题而经常性断电,严重影响当地村民生活的现象,这一点值得深思,也值得各方探究。”该业内人士质疑道。
拷问各方
是谁剥夺了冕宁县洛居村的光明?
响应国家脱贫攻坚号召,一心给深贫地区人民带去清洁电力的光伏电站戛然“停运”,数以千项、万项计的民生工程何以再续?
很显然,健美乡洛居村断电问题正不断拷问着各方。
1、作为电站承建方,企业该如何应对这样的问题?企业是否有有过心理准备和应急机制?因补贴不到位,企业是否还要继续担负保障民生的职责?
2、按照相关政策,光伏电站运维补贴资金由地方财政部门牵头,会同承建单位向国家财政部申请。若此,究竟是何原因导致运维资金多年都无法拨付到位?对于存在的欠补问题,现在是否已着手制订应对之策?是否已制订确保资金急时到位,让企业能安心持续运维的整体方案?
症结本源
“补贴不到位、发放不及时,那么就要在补贴发放上做好统筹规划,总体战略性安排。你不能在呼吁鼓励做民生工程时说的条条是道,谈到发放补贴资金时和事关民工生程落地时就毫无章法可言。长此以往,各方都会寒心,未来民生工程谁愿意去做将成为大问题。”上述资深光伏人士沿用了他一惯快人快语的风格。
对于民生工程,国家并不是没有政策,也不是不重视。而是在上有政策,下有政策的传统从政思维里,各级政府部门在行动上将民生置于何种地位尤其值得思考。一边表面文章做得漂漂亮亮,喊着大家奔小康的口号,一边却视断电问题为耳边风,漠视民生之苦,这种作事风格、这种不和谐的景象,不啻于自打一记响亮耳光。
据四川省发改委一项发文表示,建设光伏发电独立工程的财政资金由财政厅负责会同承建单位向国家财政部申请年度维护资金,并牵头制订光伏独立供电工程运行维护资金管理办法。
业内人士指出,按照国家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发改委等部委机构出台的相关政策,国家承诺的补贴一定会发放到企业手里。无论是冕宁县爆出的断电问题,还是其他省市区光伏电站出现的断电问题,究其最大的症结在于补贴发放流程繁锁冗长,企业垫付和承受能力已达到了临界点。这才是各方需要重视和解决的根本问题。
按照国家规划,到2015年底,需总投资294亿元,全部解决273万无电人口用电问题。就四川省为言,规划在2013-2015期间投资79.7亿元,通过独立光伏电站和电网延伸来解决无电问题。
一位评论人士直言不讳的说,如此庞大的投资规模,如果中途“断档”,是否得不偿失?这是否情同一位重症病人因医疗费问题导致中途断医,之前的一切努力全部白废?
破解之道
解铃还需系铃人,解决冕宁县类似的断电问题还需要各级政府、主管部委、机关对症下药。
一、强化民生工程重要性、紧迫性的责任意识。从中央政策重心上看,发展民生至始至终都是第一位的,这一点勿庸有任何质疑。因此,对于民生工程的建设,后期的运维,地方政府要与党的政策一致,不能拖沓,不容有任何懈怠。
二、加强机制体系的创新,积极开拓财政增收渠道,缩小财政补贴缺口,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备足“弹药。在此,国家发改委、国家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出台“绿证制”,为可再生能源补贴来源趋紧减压,类似的机制均可进一步创新、纵深拓展。
三、站在科学发展的角度上,制订补贴发放的长效机制,统筹兼顾,提高办事效率,注重企业方的利益诉求,减少补贴发放延迟事件的发生。
四、区分轻重缓急,各有侧重,对于民生工程予以适当政策和资金倾斜,民生工程不能“打折”,更不能“断档”。
五、建立民生工程绿色通道,着重关注深贫地区存在的问题,优先解决贫困村的用电问题,以及相关项目的运维和资金划拨问题。
六、建立“白名单制”,将贫困村、对口帮扶企业、电站承建方纳入动态监控体系,及时获取当地的发电状况,民众和政府的反馈动态,以及相关企业的运行状态,存在的困难等。
光明何复续?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说过,合抱之木,始于毫末。2018渐行渐近,留给各界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时间已不多。在此背景下,社会各届更要扎实做好扶贫攻坚的每个细节,把基础打好,决不能让民生工程出现“断档”、“返工”等事件,给国家“拖后腿”已成急中之急。
11月末,北方的风干燥凛冽,寒冬里的北京灯火通明,供暖的室内温暖如春。凉山州冕宁县处于断电状态的深山小村,谁来给8岁的小女孩带来持续的光明,让明亮的光洒在她稚嫩可爱的脸上?让她能够拥有一个在明灯下读书学习的环境?
落日的余辉把它最后一缕光暖留给了大地,雅砻江一江冬水依旧汨汨向东,夜色初上耸入云霄的大山已模糊不清,洛居村的小女孩和伙伴们已开始在昏暗的烛台下埋头苦读。今晚又断电了,希望明晚就有电,也别再断电了……他们用稚嫩的手写下了对未来的憧憬。(能源新闻网

责任编辑 |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