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擅自转让幕后黑手

投资6000多万股权竟被擅自转让 幕后黑手声称是“借”忘记还

数位投资人与裕源大通法定代表人孙玉静当面对质,孙玉静承认鸿基投资股份被转让,转让资金用于裕源大通偿还贷款。
来源 法人杂志
2017-09-19 09:44

裕源大通法定代表人孙玉静

如果不是看到北京裕源大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源大通”)2017年6月30日发布的《裕源大通:2016年年度报告》,江艇、王晓忠等人不会知道,他们通过霍尔果斯市鸿基投资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鸿基投资”)持有的裕源大通股份早已被擅自转让,而转让款没有回到鸿基投资,也没有分给投资人。

裕源大通是一家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正式挂牌交易的科技公司,2016年4月挂牌时,鸿基投资作为第二大发起人股东的持股数量为564.8454万股,持股比例为7.91%,仅仅一年时间,鸿基投资作为第二大发起人股东的身份就丧失了。

事发后,数位投资人与裕源大通法定代表人孙玉静当面对质,孙玉静承认鸿基投资股份被转让,转让资金用于裕源大通偿还贷款。

投资人的股权被擅自转让

据投资人反映,江艇等四十多位投资人在鸿基投资的投资总额高达6000多万元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鸿基投资为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中恒昆泰(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昆泰”)为鸿基投资执行合伙人。

最初,江艇等投资人投资的企业为北京汇富创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汇富创盈”)。《北京汇富创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工商变更合同书》显示,投资人于2015年4月20日前后筹资6000多万元入伙汇富创盈,成为汇富创盈的有限合伙人。

投资人介绍,之后在裕源大通法定代表人孙玉静的安排下,经过一系列的股权和债权转受让,最终江艇等投资人成为鸿基投资的有限合伙人。

“裕源大通、鸿基投资、汇富创盈、中恒昆泰均为孙玉静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投资人的代理人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韩帅律师表示,“实际上,受孙玉静控制的关联公司不止这四家,可能还包括北京和泰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新疆合信沃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企业。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这些企业的股东或执行合伙人存在重合现象。如汇富创盈的执行合伙人与鸿基投资的执行合伙人都是中恒昆泰。”

2016年4月,裕源大通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正式挂牌交易,鸿基投资作为第二大发起人股东的持股数量为564.8454万股,持股比例为7.91%。2017年6月30日,裕源大通发布的《裕源大通: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鸿基投资已不在报告期期末普通股前十名股东之列,然而,直到年报发布前,鸿基投资的投资人却并不知晓鸿基投资对外转让所持裕源大通股权一事,也未收到股权转让款。

记者查询《裕源大通:2016年年度报告》发现,公司第二大股东已经变更为杭州量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量通投资”)。

“借”股权结果忘了还

2017年7月下旬,几位投资人找到裕源大通法定代表人孙玉静,与其当面对质,并对交流过程进行了录音。在录音中,孙玉静承认将鸿基投资的股权转让,转让款用于裕源大通偿还银行贷款。

孙玉静解释,2016年年底,裕源大通采用“明股实债”的方式,向量通投资借款,当时她本人的流通股没有那么多,负责操作的董秘就从各个有限合伙股东那里“借”了一点股份,鸿基投资只是被“借”股份的股东之一。然后打算在自己的流通股解禁后,就把“借”来的股份还回去,但是后来她“忘了这件事儿了”。

按照孙玉静的说法,具体操作鸿基投资股权转让事宜的是裕源大通的时任董秘,而代表鸿基投资配合这次转让行为的是其执行合伙人中恒昆泰委派的代表陈雷。

鸿基投资作为裕源大通在新三板挂牌后的第二大股东,其名下股份被转让,属于影响企业发展及投资者决策的重大事项,应对外披露。但是,截至目前,裕源大通及其法定代表人孙玉静一直未对外披露。

“这个事儿即使公司赔光了,我个人也会把钱还你们,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些东西不是我有意的,我也希望你们谅解。”孙玉静在录音中承诺其本人及裕源大通对此事负责。但时至今日,孙玉静未能返还投资款及赔偿损失。

对于投资人反映的情况以及录音的真实性,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孙玉静求证,孙玉静先是表示了解情况后再答复。随后记者再次联系孙玉静时,其明确表示拒绝接受采访。关于录音真实性问题,孙玉静回复称:“你可以公布一下录音,看是不是我。”

根据孙玉静的说法,具体操作鸿基投资股权转让事宜的分别是裕源大通的时任董秘和中恒昆泰委派的代表陈雷。

记者采访裕源大通时任董秘张铁锋时,其先表示和律师商量一下再联系,随后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其指定邮箱,但截至发稿前仍未获回复。

记者采访中恒昆泰委派的代表陈雷时,其表示,现在已经不在中恒昆泰工作了。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其手机,截至发稿前也未获回复。

律师称已涉嫌多重法律责任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韩帅律师表示,孙玉静、陈雷、中恒昆泰及裕源大通互相串通,擅自转让鸿基投资所持裕源大通股份,且股份转让款未返还给鸿基投资也未向鸿基投资投资人分配的行为,不但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还已涉嫌刑事犯罪。

韩帅律师分析,根据《合伙企业法》规定,孙玉静、时任鸿基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人陈雷、中恒昆泰及裕源大通,擅自转让鸿基投资所持裕源大通股份的行为,严重损害了鸿基投资投资人的利益,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返还责任和赔偿责任。

而从刑事犯罪方面来讲,擅自转让股权的相关人员还可能涉嫌三项罪名:一是私自挪用本应支付给鸿基投资的裕源大通股权转让款偿还裕源大通债务或用于经营的行为,涉嫌挪用资金罪;二是通过设立汇富创盈等14家有限合伙企业的形式,以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为目的,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三是在设立汇富创盈等14家有限合伙企业时,通过夸大经营业绩、虚构财务数据等形式,诱导投资人高价入股并将投资人的投资款占为己有,涉嫌诈骗罪。(彭飞)

责任编辑 | 王语嫣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