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特赦宋文泉

特赦申请遭沈阳中院说不 捡一堆玉米棒子凄凉过冬

12月25日下午16点50分,沈阳第二监狱又接到沈阳中院孙宏成法官的电话:根据省高院通知,截至12月25日,没有立案的特赦案件不再立案办理。
来源 重案坊
2016-12-21 10:22

韩素凤在铲自家院子的雪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以下简称“特赦决定”)是2015年8月29日通过《人民日报》发布的;宋晓娇于9月3日通过电视看到“特赦决定”的新闻之后,认为父亲宋文泉符合特赦的条件,当即便找到父亲的几位战友写了证明材料,向父亲服刑的沈阳第二监狱递交特赦申报。


被漏赦的越战老兵

沈阳第二监狱于9月11日对宋文泉的特赦申报情况进行调查,宋文泉系辽宁省灯塔市铧子镇人,1978年应征入伍,1979年2月17日至3月5日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4月8日返回驻地。

沈阳第二监狱在一份《情况说明》中称,经监区长办公会议研究,刑罚执行科科务会议研究及监狱特赦评审委员会审议,认为宋文泉符合特赦决定中第二类参战条件,因此于2015年11月3日报请省监狱管理局审批,同年11月6日,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审核批准罪犯宋文泉特赦,沈阳第二监狱于11月10日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沈阳中院”)提请罪犯宋文泉特赦。

沈阳第二监狱这份《情况说明》称,沈阳中院接待案卷后,并未立即立案,只是口头告知监狱要对相关证据材料进行先期审查。2015年12月1日,沈阳第二监狱接到沈阳中院的电话通知,罪犯宋文泉的参战证据不足,需要补充调查。一是证实人(注:宋文泉的战友)应当提供在部队期间的档案,并且档案中有参战记录;二是建议监狱到该犯原部队进行调查取证。

接到沈阳中院的电话通知之后,沈阳第二监狱派出两组干警,一组干警复印了六名证实人的档案材料,其中两人档案中有参战记载;另一组干警到宋文泉原服役的部队,摘录了相关材料,并加盖了公章。2015年12月12日,沈阳第二监狱将再次调查取证的材料递交到沈阳中院。

宋文泉的两名战友有参战记载,足以证明宋文泉参过战,而且还有其原服役部队的档案摘录材料。沈阳中院一名叫孙宏成的法官后来在电话(录音)中告诉宋晓娇,他们(沈阳第二监狱)走了一圈之后拿回的证据还没有达到要求。

沈阳第二监狱再次递交材料13天之后的2015年12月25日上午,接到沈阳中院审监二庭徐海秋庭长的电话,关于宋文泉特赦的证据不足;同日(12月25日)下午16点50分,沈阳第二监狱又接到沈阳中院孙宏成法官的电话:根据省高院通知,截至12月25日,没有立案的特赦案件不再立案办理。

2015年12月28日,宋文泉的妻子韩素凤又向沈阳第二监狱送去了其另外两名战友的证实材料及档案复印件;次(29)日,沈阳第二监狱将新证据递交到沈阳中院,沈阳中院依然是口头答复“特赦案件不再受理”,并将宋文泉的相关资料退回。

历时四个月时间,宋晓娇都在沈阳第二监狱、沈阳中院之间奔波,但她最终等来的结果是父亲不被特赦。

韩素凤用来过冬的玉米棒子

未上诉的故意伤害案

“特赦决定”出台之后,中央政法委召开会议,专题部署依法做好特赦工作。要求坚持严格范围、审慎稳妥、依法进行,切实做到不能错放一人,也不能漏赦一人。错放一人或漏赦一人,都是司法不公的表现。

此次特赦的服刑罪犯包括四类:参加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年满七十五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特赦决定和特赦令规定的几种严重犯罪除外。截至2015年,共特赦四类服刑犯31527人。

宋文泉复员以后,被分配到灯塔市水泥厂,下岗之后则靠自家的一亩四分地种瓜卖。2001年7月19日,瓜地附近砖厂的工人因到地里白吃瓜,而且还骂了他的妻子韩素凤。第二天(7月20日),宋文泉找到这个白吃瓜的工人理论时发生口角,在夫妻俩被这帮砖厂工人群殴的情况下,宋文泉顺手抓起一把瓜刀将刘振国捅死。

2001年11月7日,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宋文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审。一审判决之后,不懂法的宋文泉听人讲“上诉有可能直接判死刑”就没有提起上诉,于2003年3月13日交付于沈阳第二监狱服刑。

宋文泉在服刑期间,表现特别良好,还学了一门电工的手艺。2005年1月14日减刑为无期徒刑,2007年4月6日减刑为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后分别于2010年4月、2012年8月和2015年1月三次减刑共计三年六个月,现刑期为2021年10月5日止。

宋文泉判刑入狱之后,妻子韩素凤一直靠打小工度日,女儿宋晓娇成家之后在鞍山打工,每月挣1600元的工资。如今韩素凤已年过半百,连到餐馆洗碗的活儿都难找。这个冬季,韩素凤一直呆在破旧的家里,靠玉米杆烧炕,他说“煤太贵了,咱家很多年都没烧过煤了”。

一提到父亲的事,女儿宋晓娇就哭,她希望父亲能早日回来支撑起这个家;宋晓娇虽然已经出嫁,但每月都要给母亲韩素凤一点生活费。

没下雪之前,韩素凤就已经到附近的地里捡回来一堆玉米棒子;韩素凤一边铲着雪一边唠叨着:“有这些玉米棒子,咱这个冬天不缺吃的了”。(王甘霖)

责任编辑 | 鹤鹤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