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个人账号
注册企业账号
  • 您的性别:

    • 先生
    • 女士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 请上传企业组织机构代码副本

    请确认企业全称与组织机构代码一致,否则将注册失败

    我已阅读并同意 《磅礴新闻客户协议》
登录

企业登录

个人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使用第三方合作账号登录

使用微信账号登录 使用QQ账号登录
还没有磅礴账号?马上注册
儿科本科 停招

儿科本科专业停招17年 学生不想选医院招聘难

在我国目前医院‘以药补医’的机制下,不赚钱的儿科不受医院重视。医院没有投入的动力,学生选择儿科职业的意愿也较低。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3-03 12:59

2000名儿童只分配到一个儿科医生、东北女孩儿在北京某医院对号贩子冲冠一怒,圆珠笔、菜刀这些小物件的材料工艺居然远落后于日本、德国……这些都是2016年伊始不断发酵的社会热点话题。


中国将在“十三五”期间蓄力冲刺,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九层之台,始于垒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带着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热点,多方采访调研,形成这组“一线报告”。这些问题戳中了社会经济生活中的痛点,并已引起多名政协委员的关注,他们也会将这些鲜活的内容带至全国两会。

今天我们首先推出一“医”之难篇,多角度、全方面揭开儿科医生这一行业目前的紧缺现状及背后根源。

儿科医生工作累、收入低、职业发展空间受限,由此引发的职业吸引力下降、学生不想选、医生短缺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看来,儿童使用的药物量很少,出于安全考虑,医生也不敢给儿童开大处方或过度检查。因此儿科医生为医院创收就很少,最后分得的奖金就比其他科室少得多,儿科成为综合医院的收入“洼地”。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我国目前医院‘以药补医’的机制下,不赚钱的儿科不受医院重视。医院没有投入的动力,学生选择儿科职业的意愿也较低。”

职业吸引力不高

在今年2月24日召开的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巡视员宋毅介绍,“十二五”期间,儿科医学专业研究生招生数量逐年增加,共计招收8200名。

尽管如此,千名儿童仅有0.53名儿科医师的现状表明该专业缺口仍然很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儿童医院,甚至到了下午五六点依然人流不息。位于北京清河的北京京北医院仅有1名儿科医生,因该医生休假,儿科只得暂停接诊。距京北医院不远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也仅在上午开设儿科。

儿科医生短缺的背后是,1998年的专业调整,将儿科专业从我国医学院本科专业目录中剔除,儿科成为临床医学专业中的一门课程。目前,除重庆医科大学等少数学校外,多数医学院的学生只能在研究生阶段选择儿科方向。

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院长孙锟看来,当年取消大学本科中的儿科专业,原因之一就是医生是一个博学的行业,知识基底要宽,儿科更是如此。

但是,考虑到收入、工作强度等原因,本科取消儿科专业后,到研究生阶段愿意选择儿科方向的学生又很少,经常需要通过调剂才能增加儿科方向学生数量。孙锟也说:“由于本科没有了儿科专业,儿科就处于劣势地位,甚至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都取消了儿科目录,学科发展受到了影响。”

而刘国恩则直言,儿科医生短缺的原因不仅在于取消了本科专业,更在于儿科医生这个职业本身的吸引力下降。实际上,内科、外科等都没有单设本科专业。刘国恩对记者说:“工作压力大、收入不及其他成人科室医生,这导致儿科职业吸引力下降。如果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即使有专业,也招不到学生。”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介绍,现在的公立医院都是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因此各个科室的创收就显得比较重要,而儿科的创收恰恰最少。因此,如果不给儿科医生政策上的偏向,他们的收入肯定很低。

对此,刘国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说:“我国医生的收入由政府控制,这导致了医生收入‘体制内不足体制外补充’,例如开大处方、过度使用医疗器材等。但是相对成人而言,儿童年龄小、得的病也多为常见病,医生在检查治疗、用药种类和用药量等方面都很谨慎。这样一来,儿科医生为医院创收就较少,最后分得的奖金也比不上其他科室。”

除收入外,儿科医生要想成为名医相对更难,职业上升空间有限。刘国恩对记者分析,儿科实际上是针对小孩群体的大综合科室,要求医生知识技能非常全面,但是同时又不需要像其他专科医生那样有特别深入的钻研。这样一来,儿科医生在论文发表、职称评定方面都处劣势。

收益少导致发展无动力

在一些综合性医院,儿科甚至出现萎缩迹象。据上海媒体报道,在很多上海的二、三级医院甚至5~10年没有招过新的儿科医生。个别医院儿科医生辞职了,实在开不下去,只得关闭儿科。

“有的综合医院的儿科就是个摆设。因为政府规定要评上三甲医院必须要科室齐全,一些医院尽管开设了儿科,但不愿多投资建设。”刘国恩说。

在重庆医科大学学习儿科专业的研究生王珂(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虽然现在儿科医生很短缺,但是综合医院招聘儿科医生还是很少,因为儿科是最不赚钱的科室,医院不重视。我考虑毕业后去儿童医院或妇幼医院,但儿童医院的发展平台又没有综合医院大。”

综合医院儿科萎缩,病患向妇幼医院和专业儿童医院聚积。但是,妇幼医院或儿童医院也面临招聘难的问题。

海南省妇幼保健院人力资源部的林云燕曾对记者说:“2015年我们医院招聘8个儿科医生,通过笔试的有14人,最后来参加面试的仅仅9人,我们几乎没有挑选的余地。”

王珂提及,尽管专门的儿科医院较重视儿科医生,但是她的同学也倾向选择到综合医院就业,因为在综合医院还有转到其他科室的可能性,但是综合医院招聘儿科医生数量又比较少。

李玲认为,如果儿科不能为医院带来收益,甚至还要医院的补贴才能维持运转,医院也就没有增加投入、扩大规模的动力。“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以药补医’的大环境,不破除医院的逐利机制,就无法解决儿科医生待遇和职业发展问题,也就无法破除儿科医生短缺的现象。”李玲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冯彪)

责任编辑 | 苗苗

新闻热线 028-86980388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发 布

评 论